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五轮书

本人于9月29日喜得七斤六两的一个大儿子,初为人父手忙脚乱^-^,暂时无法参加练习了!孩子睡着了不能看电视,发现家中竟然还有一本《五轮书》简直如获至宝……现陆续打出来也算在家“理论学习了”!




五轮书
导读
                          余日昌
                                                                                                              

    日本人所推崇的制胜境界是什么?日本人的制胜境界源于剑道,根于禅宗。如果不信,可以去见识一下日本的剑圣宫本武藏以及他的兵法要籍。
    宫本武藏,也叫新免武藏,一位1584年出生在日本冈山县英田郡的剑师之子,二十九岁时曾经在岩流岛与当时名满天下的剑士佐佐木小次郎决斗,并以自制的一把四尺二寸的木刀将其劈杀,以这场著名的“岛船决斗”完成了他与当时各种剑术流派比武六十余场不败的辉煌历史,荣赝全日本“剑圣”的地位并堪称日本第一武士。虽然他在二十多岁时就以“圆名一流”自成一派,并于1605年写成剑谱《兵道书》,但是,他依然认为自己的剑术没有达到机制的境界,从三十岁开始继续修业二十年左右,终于练成了左手使“一之太刀”、右手使“二之太刀”的著名的“二天一流”剑术。更为重要的是,他在五十七岁时,受熊本蕃(今熊本县)蕃主细川的约请教授剑术,写成了《五方之太刀道序》《兵法三十五固条》和《五轮书》,更因为《五轮书》而闻名于世,被今人誉为世界顶级兵法大师。
    为什么《五轮书》能够与中国古代孙武的《孙子兵法》和近代德国克劳塞维的《战争论》一并被世人称之为“世界三大兵书”呢?这是我们初次接触宫本武藏人与书的第一个问题。
    因为“不战而屈人之兵”之策被世人拥为集团军胜战的上上策,《孙子兵法》获得了应有的世界地位。但是,《孙子兵法》与《战争论》一样,并没有论及单独打斗者如何以寡敌众。由于任何形式的对抗最终无非落实到双方心灵境界的对抗,《五轮书》正式一种日本剑道所体现的一种武士最高精神境界的直接写照,因此,《五轮书》在世界众多兵法中以绝对的优势抢占了境界论兵法的最高位置。由于宫本武藏通过《五轮书》不仅传授了他所创立的“二天一流”著名剑术,而且更有秘传心诀揭示了剑道的最高精神境界,因此《五轮书》成为了全世界进取之士与对手争夺“心灵战役”彻底胜利的一种珍贵的文化资源。
    日本是一个讲究“技艺”的民族。剑术实际上就是一种技艺。北纬岛国那种追求精致的文化生态孕育了一种支撑“技艺”的东西,它就是所谓的“道”。因此,作为剑圣,宫本武藏以传授剑术的形式阐述着更高一个层次的剑道。国内曾经出版了本尼迪克特所撰写的日本文化研究专著《菊与刀》,但其中谈论的内容却很少涉及菊花和武士的刀,距离花道和剑道的真谛更是相距甚远。
    在日本,剑并非就是一般人们认为的那种钢制的快刀,而是一种用木头制成的长刀和短匕。因此,战争之刀与比武之刀不仅存在着质地的区别,更有那“夺人处境”与“夺人心境”的天壤之别。综观日本的茶道、花道、棋道。书道。剑道甚至武士道和神道,唯有棋道和剑道是在对抗之中论艺术道。剑道因为在动态之中追求极其幽静的道,它对修心的要求则大大高于棋道。
    由于世界原本就是一个阴阳大对抗的生物机体,所以,剑道实际上就是一种境界化得世道。这就难怪20世纪日本企业的CEO们都非常推崇宫本武藏通过《五轮书》所展现的兵法思想。他们不仅将自己的企业视如作战的军队,而且与松下幸之助一样领悟了剑道的奥秘。松下幸之助案头就常年备放着一本《五轮书》,他在自传中所言“直率的心胸,使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够保证冷静,泰然应对”,就是宫本武藏通过《五轮书》教给人们出事的真谛。
    宫本武藏创立了战无不胜的“二天一流”剑术而名垂青史。表面上看,因为今天是以成败论英雄的世道,因此,“二天一流”剑术所主张的那种“斩立决”的进攻性兵法得到了彰扬,但实质上,人们开始揣摸世道间各类事务究竟以什么来实现对自我发展规律控制时,才发现宫本武藏早就告诉了我们:是“节奏”控制了一切,打乱对手的节奏就是使对手崩溃的要诀。我想,这就是宫本武藏通过剑道揭示世道的核心理念。
从武功的形式上看,宫本武藏所创“二天一流”剑术所用兵器是左手一把长的重剑、右手一把轻盈的短匕,这就是所谓的“二天”,它的真实含义却是指太阳与月亮——即一阳一阴,预示着世界上一切事物的对立统一性。因此,尽管人们都认为宫本武藏将以重剑打击对手而以短匕护身,实际的情形却恰恰相反。这正是宫本武藏所向无敌的诀窍所在。高举着重重的长剑以不动之身收藏着自己不动的心,以不变应万变,就能够得心应手地控制外部千变万化的节奏,这就是所谓的“一流”。因此,曾经将宫本武藏捆绑于千年古杉、囚于天守阁中进行“身不动源于心不动”开悟的京都文艺复兴重要人物临济宗禅师泽庵宗彭,也就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宫本武藏的导师了。宫本武藏本人晚年潜心于禅宗的心灵修炼,以求“身心皆不动”的至高境界,这也成为其剑道理念的核心。对此,宫本武藏称之为“世界之理”。
宫本武藏所生活的日本,处于日本第三代幕府——江户幕府统治的“镰仓时代”。这个时代群雄争霸,战祸四起,因此盛行两种武士侠客,一种是“杀木拉”(samurai),其特征是“如仆人那样侍奉”,另一类则是“搏士”(bushi),其特征是“带武器的贵族”。日本贫民阶层偏喜于“杀木拉”,武士们则随着日本从战乱进入和平而寻主求仕他们对象征力量与权贵的“搏士”趋之若鹜。对此,宫本武藏的态度又是什么呢?《五轮书》并没有直接表达上述态度。但是,贯穿全书的精神却是“杀木拉”精神,它就是一种禅的精神。
请看,侍奉的“侍”字就是人静立于禅寺。剑道的基本功就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而且,这个动必须以静作为发动的前提。所以,以静处面敌,以平常心见道,这就是剑道区别并高于武士道之处。作为全日本剑圣,宫本武藏直到接近其生命终点时才悟出了剑道的真谛。他并非像禅师那样给予人们顿悟的契机却不予任何阐示,而且让读者能够在阅读与体会《五轮书》所描述的整个过程中获得渐修渐悟的效果。
就宫本武藏所设计的那条武士渐修之道而言,它基本上是沿着佛教世界观中“土、水、火、风、空”五大基本元素所展开的、因为这“五大”一直伴随着人的生命轮回,所以,人类处世的哲学及其基本精神为“五轮”所承载和运行。宫本武藏以土论兵法原则,旨在“在大地上划出一条笔直的道路”,以水论“二天一流”剑术,旨在“一以贯之,自然能够完事皆通”;以火论胜战之策,旨在“把每个时间点都视为关键时刻,让心灵永不松懈”;以风论各种兵法流派,旨在“记载当世其他的兵法与其他各家流派”;最后以空论剑道的最高境界,旨在推广“因为兵法之道就是自然之道,把身体融于自然,就可自然而然地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这种深刻的兵法理念。
尽管“二天一流”剑术说的主要是搏击的技能,我们还是能够察觉出宫本武藏所暗藏的禅机,这就是技法击人不如心法击人,他从禅宗修得的“无住禅法”更成为了他剑术的精髓。于是,表面上看似指导进攻方法与策略的武功秘籍,实际上从根本处深刻地暗示了进取之士们如何守住自己的心,达到“无念无相击”的超一流剑术。正如一篇评论所写的那样“空之卷,即万里一空的意思,道出剑术家无空的心境。宫本武藏按现实的观点解释空,将空断言为不迷之心,人世间的大道为万物皆空”。试想,无念者怎么会被对手牵动走?无相者又怎会被对手察觉出自己的意图?无住者又怎不千变万化呢?
如今,尽管世人已经选择了许多不同的视角,商战型、共事型、博弈型、治理型等等来重新关注宫本武藏的剑道,但是,“空”的至上境界及其无穷力量却尚未被进取之士所重视。因此,诸位方家如果能够悟出宫本武藏那种“剑道即世道,无剑胜有剑”的剑道精髓,则可“以心照刀,以德自现”,以平常的心守住“强而不猛”的剑道,必能将对手的诸多兵法变得“虽猛而不强”,顺而化解之。这也许就是宫本武藏“二天一流”剑道的实用价值所在。

                                2006年4月于麒麟村


余日昌,世界兵法史与中国传统兵法史研究专家,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曾著有《法计合韵: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等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