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文化 << 剑元上至首页  

 
 
 

劍道名人傳[一]

 
 
 
 
 

一、小田孝朝(小田流):實戰劍法之創始者。

  常陸小田城之城主,代代仕北條家。
  自源平時代以來的戢場上,概以弓箭、薙刀(長柄薄刃的刀)、槍矛、棍棒等為主要的武器,然而當它們被打落或打折之後,就必須以腰掛的大刀或小刀來廝殺,況且自進入室町期以來,戰法漸成為密集戰法,這些槍棒等的長武器,反成為累贅,並更有傷及已方戰友的危險,因此孝朝據此實戰的理論與經驗,創出大刀實戰的技法,開創小田流,其子孫相延數代,俱為傑出的劍客。

二、念阿彌慈音(念流):為求報父仇,得異人傳授劍法。

  五歲時,父親(也是劍術高手)被友人所殺,得乳母將其救出逃離,七歲時乳母將其送至相州藤澤的遊行寺,得遊行上人收為弟子,僧名為念阿彌。
  一心想為父報仇的他,遂執著於兵法劍術的修行,十歲時上京(京都)至郊外的鞍馬寺,一心想效法源義經的故事,期得異人傳授劍法妙技,十六歲至鎌倉壽福寺,得榮裕僧傳授秘傳劍法,十八歲再至九州築迆的安樂寺,於若修中終得劍之奧儀,此後,阿彌又更以行腳僧的姿態巡遊全國,探訪名人,作劍法的修行,後來終於返抵故鄉-奧州的相馬,元服並易名相馬四郎義元,找到了殺父仇人,並使其授首後,續守喪三年,將家督讓弟繼承,並再度身入禪門,改名慈恩,繼續其流浪諸國的劍術修行,是為念流之祖。

三、中陂L秀(中诹鳎:文武兩道之達人。

  所謂的劍法,並非始自室町期所發明者,自古即有神道流、京八流、鞍馬流等等,而中诹饕矠楣帕鞯拈T派之一。
  中陂L秀為第四代的傳人,傑出的劍技獲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所賞識,遂聘為將軍家之劍術師範,使中诹鲝V傳後世,後長秀歷任守護等數重職。

四、飯篠長威齋家直(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日本劍道之祖。

  年青時曾仕足利第八代將軍-義政,因故辭官,返鄉後遁世隱居,在從事神佛道之修行之外,更對刀劍、槍矛、薙刀等之武技,日夜不斷地加以鍜練,然至年逾六旬乃苦無心得,遂至香取神宮境內,梅山不動所,日以繼夜苦研劍理,並以樹木為打擊的對象,如此達三年,終得劍之奧儀,開天真正傳香取神道流,一四八八年逝世,享年一0二歲。因有如松本備前守、塚原土佐守(卜傳之養父)、上泉伊勢守、師岡一羽齋等,被後世認為劍聖格的人物,皆從其傳,故被尊稱為日本劍道之祖。

五、愛洲移香齋(陰流之祖):參籠廿一日,睹蜘蛛之變幻而得悟劍之極意。

  年青的時候,適生長在「廣仁之亂」的時代,為了在這亂世中生存,對於刀槍之術,痛下奶狴h研練乃屬天經地義的事。
  對於其出身有數種的說法,其生涯也多屬謎一般地,不為人們所知,但卻由於其所創的陰流,有像上泉伊勢守信網般的天才劍客去繼承,所以連帶使其聲名也大揚。

六、松本備前守尚勝(鹿島神流):十文字槍的創始者。

  由飯篠長威齋學得劍法之極意,再融和其實戰的經驗,除發明十文字槍之外,還有陣鎌、片鎌、萬字兼、草刈鎌、兵杖等等的技法,就是塚原卜傳著名的秘刀「一之太刀」,其實也為其所發明的。追尋足利中期諸劍流之根,皆多出諸中凇飯篠、松本等之三流,故後人多把他們稱為三流祖。
  尚勝一生出戰場廿三次,取敵首級達百以上,然而卻於「高間原之役」,在有如修羅般的奮戰中,為棋槍所刺而壯烈陣亡,時年五十七歲。

七、B口高重(馬庭念流):以無構型勝敵。

  馬庭念流在劍道史上,也佔有很大的地位。B口家首代為木曾義仲的四天王之一,以武勇絕倫著稱的兼光,其子兼重,從念阿彌慈恩習念流,至上州馬庭,故被世稱為馬庭念流。門徒中,有官家子弟,也有老百姓,最盛時期,其數逾萬。
  所謂念流的「無構型」者,把劍尖斜垂右下方,上體前傾,前足十分地踏出,讓頭部的門戶大開,如此對方必向面部攻來,這時候,待敵劍攻進約六分的剎那間,把頭後仰,前腳後引,讓對方劍尖落空,而我以換成上段劈下,所以念流之劍,絕不由我方採主動,所以它可以稱之為「非殺人之劍」,只有在對方斬來的時候,纔迎變而斬之。此外,以劍揮斬矢箭之技,謂「矢留之劍」也非常有名。
  念流三世兼定,四世高重俱為名人。現仍留存於馬庭的道場「俠士館」,為群馬縣的指定史跡。

八、塚原卜傳高幹(新當流):把薙刀的名手釉長門一刀兩斷。

  一生出戰場卅七次,真劍比武十九次,斬敵有名武將首級廿餘名,實斬敵人達二百廿二名,僅受箭傷六處之外,從未受任何刀劍之傷。其最為有名的決鬥為接受當時被一般認定為有如劍聖的釉的長薙刀,在裁判的一聲「開始」令下,兩人同時躍進,但佔得先機卜傳,僅一刀即把長門當頭劈斃。雖然如此,卜傳絕非是個嗜殺生性之人,關於這一點,倒有一段非常有名的軼話,即,有一次在渡船中,有一武者向其挑戰,渠應謂:「那麼到前邊小島上去比劃看看」,船至岸邊,武者率先一躍上岸,而卜傳卻以棹桿將船撐開離去,而將暴跳如雷的武者留在島上,這概因卜傳不願妄用殺戒之故(如決鬥,武者非死即傷)。
  足利將軍義晴、義輝、義昭等,慕其名,召出以賓客禮待,並從其習劍。一代霸主,甲州的武田信玄也曾召聘其為武田家之諸將領教授劍法,其中最為傑出者為山本勘助晴幸。
  後來,卜傳再巡歷諸國作武者之修行,其行列含弟子、隨從等多達百餘人之眾,浩浩蕩蕩,有如大名(俸祿一萬石以上者稱為大名,亦即諸侯,或稱藩主,戰國時代有三百七十位,德川時代剩二百六十位)行列,其弟子中除上述之外,有北昌具教、師岡一羽、齋藤鬼坊、真壁道無、松岡則方等,而具有大名成份的弟子有細川藤孝(幽齋)、結城正勝、佐野天德寺、佐野裕願寺等,而其中獨獲其傳授「一之太刀」秘傳者為北昌具教。

九、山本勘助晴幸(京流):就算是劍客也是一流的名手。

  獨眼跛腳,一代名將武田信玄,依為左右手的軍師,有「奪城掠地的名人」之稱號。
  三河國人氏,先從鈴木日向守學鈴木流軍學與京流劍法,後來入仕武田家,又從被信玄聘來的塚原卜傳學新當流。勘助在未被信玄錄用之前,身為落魄浪人,卻是滿懷大志,當流浪至駿府,今川義元不識其才而不予錄用,遂又流浪至甲斐時,方為信玄所錄用,時年已五十一,為了報答知遇之恩,窮其餘生為主公信玄鞠躬盡瘁,一五六一年九月十日於川中島之役(與越後上杉謙信之合戰)時陣亡,時年六十二。

十、塚原彥四郎(新當流):不拔刀而得劍之極意。

  塚原卜傳有子三人,劍技皆在伯仲之間,卜傳為了決定該由誰來繼承其真傳,而做了一次試驗。有一天,卜傳在蚊帳上擱一小木箱,而人在帳內分別喊三子入。首喊長子彥四郎,彥四郎因心境非常平靜地進來,所以周遭的光景也皆可一覽無遺,自然也就能夠發現帳上的木箱,遂很平靜地取下它後,纔掀帳入內。次喊次男的彥五郎,慌慌張張進來的他,剛一掀帳,木箱遂直掉了下來,好個彥五郎,將身一移,乾淨俐落地把它給接住。最後輪喊三男的彥六,隨隨便便進來的他,同樣在掀帳的同時,木箱直往他頭上掉,剎那「嘿」地一聲,隨著裂帛似的氣合,他的腰刀閃電般地一揮,當堂把木箱劈成兩半於空中,考驗的結果,卜傳把他的真傳授予長男的彥四郎。他說:三男的快劍,雖讓人看來是夠精妙華麗,然而對方只是個箱子,如果它是人的話,而且又是個高強的劍客的話,你早就被對方一刀斬殺了,次男同樣也為自己身手的不凡而充滿了自信,因此也失去了冷靜的心境,而彥四郎雖同樣擁有高強的身手,卻能夠冷靜地觀察周遭的景況,而事先去避開危險,越是能夠不拔劍的武道,才是真正高次元的武道。然而彥四郎雖得乃父之真傳,但秘刀的「一之太刀」,由於只能單傳,且早已傳予伊勢的國司-北昌具教,所以彥四郎終於沒能得「一之太刀」的秘技。

十一、B口又七郎(念流八世):以木刀劈裂岩石的氣魄。

  被後世稱為馬庭念流中興之祖的,即是這位八世的定次。
  當時在高崎城下,另有一位當劍術指南的天道流名人-村上天流,因為在「一山難容兩虎」的情況下,兩派的門人時有爭執摩擦,以致最後演變到村上與口非一決雌雄不可的局面。
  地點在烏川河畔,於青竹作成的圍垣內,由高崎城主派軍警監視與警固之下舉行,兩人以木刀對峙良久,旗鼓相當的兩人,彼此皆找不出任何可乘之隙,兩人遂像根生於大地般一動也不動地相對峙著,變成了一場精神力的持久戰,弄得兩人汗下如雨,面無血色,最後隨著又七郎出自丹田的一聲烈喊,閃電般的上段向村上的頭上劈落,而村上雖能及時地舉劍把它架住,但卻抵受不了其雷霆萬鈞之勢而被劈倒。
  又七郎在這一場決鬥之前,到平生最為信仰的山名八幡宮,齋戒沐浴三晝夜,祈念「但願能以此木刀,將念流之武名傳揚天下」。滿願之日,立於神前的大石前,以手中之批把木刀向其劈落,大石果然應聲裂為兩半。現在此塊大石,跟那把三尺五寸半長的枇杷木刀,俱在山名八幡宮,供後人憑弔。

十二、愛洲小七郎(猿飛陰流):威名遠播至明國。

  小七郎為移香齋晚年(六十八歲)所得之子。
  相傳於一五六一年(明嘉靖四十年),日本的八幡船入侵明國南東沿海一帶,明將戚繼光軍迎戰鎮壓,其時從一名敗逃的倭寇懷中,掉落一卷傳書(傳授秘法之書),是為愛洲小七郎所創「猿飛陰流」的目錄,此目錄後來原原本本地登載於茅元儀所撰的「武備志」中,遂使小七郎之名遠播於明國。

十三、上泉伊勢守信綱(新陰流):以徒手奪下柳生宗嚴之手中刀。

  其家系源自藤原氏,後輾轉至上泉為一城之主,臣事關東管領上杉家,至其父之時代,上杉為小田原的北谑纤鶞纾上杉之手下名將長野業政據守箕輪城,繼續與北谑峡怠⑽涮镄判等世敵周旋抗衡達八年,而上泉信綱即為業政之手下,屢建奇它蚢鯃S頭角,被業政封為「上野國一支槍」。一五六三年業政病物*,信玄之二萬大軍立即包園箕輪城,信玄因惜信綱之才,遂派說客勸降,信綱也為救全城的生靈免於塗炭,遂允其條件,但藉口欲作武者之修行,而婉拒入仕武田家,武田允其求,但卻不野L再仕他家,信綱遂攜同其子秀胤、弟子疋田文五郎、神後伊豆守等,周遊諸國作武者之修行。至京城,將軍義輝親睹其兵法深為所動,欲以高祿召其出仕,信綱仍持禮婉辭,並代推舉,以其弟子神後伊豆守為將軍家的指南役(武術教練),後來卻為正親町天皇べn「從四位下」的官位,召入殿獻示劍技,此為劍法史上最初之天覽,對手為號稱九州第一的丸目藏人佐。信綱持袋竹刀,接連三次,信綱皆僅以一刀即把丸目擊敗,丸目隨求入其門為徒。
  後來信綱又巡遊至和州,號稱近畿(地名,本州中部一帶)第一的中诹鞲呤至生宗巖(名聞天下的柳生初代),懇求與其比武,信綱令弟子疋田文五郎與其對立,結果宗巖仍非文五郎之敵,大駭失色的宗巖,更懇望信綱給予指教,信綱遂與其對立,並以徒手奪下其刀,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宗巖,更懇留信綱一行長駐於此授劍,如此修行三年,宗巖終獲得其真傳。
  在這戰國的亂世,劍法至為興隆的時代,天下到處充斥著武藝高強的劍客,而信綱卻以更上乘的武技壓遘s雄,故推崇為當世的劍聖。

十四、寶藏院胤榮(寶藏院流槍術):觀水中之映月而悟得槍術之精儀。

  興福寺之塔中寶藏院院主,在武道史上,以僧人身份獲得最高武名的,就是慈恩和胤榮二人。
  在此前各流各派的武術,概包含劍術與槍術在內,並沒有獨立以槍術為名的流派。
胤榮自幼即好武,四處覓求名師,據傳,其曾事師者逾四十位之數,其中包括慈恩的念流、神道流、上泉伊勢守、成田大膳大夫、穴澤盛秀等等的名人,後來更深研槍術,有一夜於池旁,睹池中之月,得靈感而發明了鎌槍,並創立了寶藏院流的槍術。
  至晚年,彼認為身為僧侶,卻授習此殺人之技的不當,遂決心捨棄武技,令高徒將所有武器搬出寺外,並嚴禁門人習武,而以讀經送其餘生。然而寶藏院流之槍術,卻已名揚天下,並且綿延至今近四百年,仍不見稍衰。

十五、奧平休賀齋(神影流、奧山流):得德川家康授御朱印。

  三河國人氏,在上泉信綱的門弟中,有「東國第一」之稱的高,弟遊諸國武者修行後,歸居故鄉,其劍名已廣揚,國王(諸候)的德川家康(當時尚未當上大將軍),從其習劍,後並授予御朱印,任御台所(城主正室的尊稱)御守役。

十六、富田勢源(戶田流):善使小刀的名手。

  富田家代代仕於越前朝倉家,其祖父從大橋勘解由左衛門學中诹鳌勢源為出遊諸國作武者之修行,將家督讓予其弟景政,把姓氏改為戶田,流名也遂成為戶田流。
  他善使僅尺餘長之短刀,曾與名劍審比武,對方雖以三尺真劍相向,但他仍以尺餘木刀與敵,並僅以一刀即獲賸利,然而非常奇怪,也非常諷刺似地,其徒弟(另有徒孫之說)佐佐木小次郎,卻以一把被稱為「物干棹」(曬衣的竹桿)的長刀而提名。

十七、師岡一羽常成(一羽流):塚原卜傳高徒之一。
  其先代為源氏支流,土岐氏四天王之一。一羽幼從其父學飯篠的神道流,後再入卜傳之門得奧儀。一五0九年主家戰敗,遂逃亡至信夫郡而罹癩病,三年後炕A因生性恬淡故,雖身為有名的劍客,卻沒有留下足堪留傳的事跡。

十八、柳生石齋宗巖(新陰流):柳生新陰流之祖,對家康以徒手奪刀獲勝。
  柳生一族據傳為菅原道真(八九四年創和風文學,八九八年任右大臣,與左大臣不睦被陷害,遭天皇流放至福岡(博多)的太宰府,不久版韟飽A由太宰府天滿宮始,今全國所有天滿宮即奉祀他的)之後,代代管領大和國柳生莊而以柳生為姓。
  宗巖自幼即喜弄刀舞槍,最初從神取新十郎學新當流,再從戶田一刀齋學一刀流達極意,後來更從上泉信綱習得新陰流之奧儀,曾分別獲足利義昭將軍和織田信長之徵召,廿多年後的一五九四年,宗巖六十歲時,被德川家康召至京都,與其比武,宗巖以徒手奪下家康的手中刀而獲勝,家康令任指南役,然而宗巖以年老為由辭退,而推薦當時廿四歲的五男宗矩以代替。一六00年關原大戰時,宗矩受家康命急返柳生莊,合同其父石舟齋襲擊西軍石田三成之後方而立戰功。

十九、足利義輝(新當流):歷代將軍中,空前絕後的好手。

  足利第十四代的將軍,塚原卜傳的高徒。
  一五六五年,府邸被叛亂的賊軍所包圍,義輝已對命運有所覺悟,遂與剩下無幾的手下,舉行後的酒宴,宴畢題辭世歌於其妻袖上,取出所有的名刀,拔刀出鞘置於身旁,以備斬鈍時所替換,如此攻進來的亂賊,死其手中者已難計其數,一時使敵兵畏其神勇而不敢近身,後來由敵將之子獻策,讓眾賊埋伏於牆邊門後,齊以長槍絆掃其腳,把他絆倒後,再紛紛以紙門覆蓋身上,以長槍將其刺斃,死時年方三十。

廿、丸目藏人佐長惠(體捨流):廿一般武藝件件皆精。

  自幼好武,熟習諸流,後隨塚原卜傳習新當流,得九州第一好手之名,聞上泉伊勢守上京,即赴往挑戰被敗,求入其門,終得奧儀。丸目除了劍術之外,槍、拔刀術、手裏劍(飛刀)、馬術、薙刀等廿一項武術,皆得其奧儀,甚至連書法也為達人,到九三歲除了敗於上泉之外,終生從未嚐敗績,故也稱得上是一位無敵的劍法家。

廿一、齋藤傳鬼坊勝秀(天流):中詭謀慘遭殺害。

  幼從塚原卜傳習技,成為高徒之一,武者修行巡遊諸國至京,時劍名已大噪,天皇慕其名,召其上殿獻技,並賜「左衛門尉」之官位,越使其聲名大提,返歸常州真壁郡的故里,競相入其門者極眾,睹此狀,最使嫉恨交集者為真壁城的城主-真壁暗夜軒,他原也是卜傳的高徒,然而實力卻略遜於傳鬼坊,在傳鬼坊尚未方鄉之前,其兵法為常州一帶所向無敵者,而此時聲名地位,已全為傳鬼坊所湮跼o黯然無光。暗夜軒有一聲名也頗高的弟子霞之助,對傳鬼坊屢加誹謗與挑釁,傳鬼坊無奈只好應其約鬥,而僅一刀即將其斬斃,如此更引起真壁滿門的憤激,然而欲與其決鬥,卻又深知非其敵手,真壁的重臣櫻井大隅守(霞之助之父)遂獻計策,約鬥傳鬼坊,場所為真壁的不動堂,待傳鬼坊帶同二名弟子入堂後,櫻井以持弓箭的手下將其團團包圍,由武士齋藤萬然喊謂:「素仰貴公切矢之刀秘後,今請賜一見」言畢矢發,傳鬼坊果以十文字長槍將其撥落於地,然而即由四面八方一陣急驟的箭雨射來,二位門弟立成刺蝟般倒斃於地,傳鬼坊有如阿修羅般揮槍奮抗,被其撥落在腳旁的矢箭也已堆積成厚厚的一層,然而一支接一支穿過防線的箭,已深深地插在他的身上,最後也跟其門弟一樣,被射成刺蝟般地,時年才卅八。

廿二、真壁暗夜軒(霞流、卜傳流):有夜叉異稱的粗暴武者。

  常州真壁郡第十八代城主,也為塚原卜傳的高徒之一,力大無窮,在戰場上能揮舞二寸半徑,長丈餘,植有鐵錐的堅木棒,當者披靡。在傳鬼坊尚未返鄉之前,威名遠播而門人眾多。

廿三、川崎鑰之助(東軍流):極意之劍法-發性之刀。

  父為朝倉家臣,鞍馬流的達人,鑰之助自幼遍學各流,並兼習軍學且皆得奧儀,曾師事者如富田勢源、富田午生、天台僧東軍僧正等等俱為名人。鑰之助因性向謙恭,並未自立流派,卻為當時人們,尊敬其軍事方面極高的造詣,故尊稱其為東軍者,可是後來,他的軍學並沒有傳人接其衣,僅留傳下其劍法,被稱為東軍流或東流。其所稱為「發性之太刀」的劍法,當留傳至後代,卻被紛紛融入各自之創意而全成為他流。

廿四、川崎次郎太夫宗勝(東軍流五代):活用地利,忍之原的死鬥。

  除家學淵源之外,在武者修行中,再從寶藏院胤榮學得槍術。在遊歷期中,曾於武州熊谷,向某武場主挑戰,並將其斬斃,代師復仇的門弟們,群出包圍於忍之原。
  他充分地利用地形與樹木等等,以避免墮入背腹受敵之危境,並邊跑邊殺,雖敵人眾多,但儘量去造成與敵人成為一對一的狀態。後來,歷任忍城城主和信州小諸藩藩主之劍術師範。

廿五、吉岡憲法直賢(吉岡流):京城的名門,宮本無二齋曾與之對立。

  吉岡一門,自十二代將軍足利義晴以來,一直任將軍家劍術師範之職,以當時戰國的亂世,劍豪如雲,高手輩出的時代,而能膺任將軍家師範之職,其聲名與地位之高,可就不難想像了。吉岡直賢即為首代直元之姪,劍技尤凌駕父伯,任十五代將軍義昭之師範,當宮本無二齋遊歷至京時,曾向名門吉岡直賢挑戰,
而被無二齋所敗。

廿六、宮本無二之助一真(無二流):武藏之父,十手與二刀之名人。

  因其子的名氣過大,反倒使他的名聲被湮沒黯淡無光。
  其先祖為播州赤松氏一族,名新免伊賀守,曾是揖東郡林田的城主,無二之助出生於宮本村而易姓宮本,任官於別所長治家,被稱為十手(後來江戶時代為捕吏們所持用,尺釭齱A近柄有叉的鐵尺)的妙手,並擅雙刀之術。一五八0年,別所家被織田信長(徵伐軍實際的主帥為柴羽秀吉)所滅,無二齋成為浪人,流浪天涯至京,向名門吉岡挑戰獲勝,後來入仕黑田家,黑田家臣的菅和泉,從其習劍也成為一流的劍客,其另一弟子青木鐵人齋也為一傑出的人物,故在小說裡頭,包括拍成電影的故事,把武荿所遺留下來的著述與繪畫等等,不難看出其高度的智慧與教養,這些應是除了天賦的異稟之外,須再加上後天培育所獲得的結果,此外,二刀流為武藏所發明之說,其父既已經是二刀流的名人,此說不就頗有可疑的地方了嗎?

廿七、鐘卷自齋通家(鐘卷流、外他流):佐佐木小次之師。
  只知其為慶長年間的人氏(一五九六為慶長元年),如此創派立流,列劍聖格的人物,生年與爬~竟然沒有記錄留傳下來,就是師門也有從富田勢源與富田景政(勢源之弟)兩說,而佐佐木小次郎也有說是其弟子與富田勢源之徒的兩種說法,然以年齡推算,應為是其弟子說較有可能,其另一極為傑出的門,弟就是成為一刀流流祖的伊藤一刀齋景久。

廿八、伊藤一刀齋景久(一刀流):以理論與技術研創出來的劍法。

  鐘卷自齋的高徒,身裁魁偉、肌肉發達,留著披肩的長髮,儼然一副山野頭陀的模樣。年青時,曾於所搭的夜舟上,碰到比他更魁武更高大的船夫,渠深信單靠技巧似的兵法,絕非天賦神力之敵,二人爭論不休,遂決定上岸一決勝負,結果輸得心服口服的船夫,當場跪伏地上要求收為弟子,這就是一刀齋最初所授的門徙,弟後來也成為極有名的劍客-善鬼,並從此陪同一刀齋遊歷諸國作武者之修行,在諸國數不的與他流比鬥中,一刀齋當讓善鬼出場代鬥,漸漸地變成沒有一個能夠經得起善鬼一擊的對手了,從此善鬼心起邪念,認為只要把師父掉,即可成為天下之無敵,自此,時時窺機欲下毒手,但一刀齋亦早已洞悉其心,而時加提防,如此卻也能夠相安無事地抵達江戶,這時一刀齋也已收有眾多的弟子,其中以神子典膳為最突出的傑出人物。
  德川家康仰慕一刀齋之名,召喚入城,一刀流之流名也是從這個時候才開始的,後來與弟子典膳,合力收除了劣徒善鬼之後,獻身佛道,從此其下落即撲朔迷離,有多種不同的傳說。

剑元上至 北京最大的剑道俱乐部 www.jiandao.com.cn

 
 
 
 上一篇:劍道名人傳[二]
 下一篇:剑道的历史起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