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文化 << 剑元上至首页  

 
 
 

劍道名人傳[二]

 
 
 
 
 
廿九、根岸兔角(微塵流)與岩間熊之助(一羽流):雪背叛師門之恨。
  師岡一羽臨老境時,身罹癩病,徒眾們俱不耐其身發異臭而競相離去,最就剩下岩間熊之助、土子泥之助和根岸兔角等三人,共立誓約,決心伺候恩師至終,但才不久,根岸卻撕約不告而別,使岩間等二人切齒痛恨,決意他日必雪此恨。一方,根岸出相州小田原後,立微塵流一派,不斷地擊敗他流劍士,而獲得「天下無雙之名人」的隆譽,後出江戶開道館,成為當時著名的兵法家。一五九三年師岡物寣A岩間與土子抽籤決定由中籤的岩間去執行懲罰根岸的任務。岩間出江戶至根岸的道場,然因門弟眾多戒備森嚴而不得其門而入,後思一計,於附近橋旁豎一札牌題文挑釁,如此果引起根岸一門的騷動,弟子們紛紛欲向岩間挑戰,但根岸深知其利害,如此門弟們必遭其痛擊無疑,至此只好親自出馬應鬥了,事前並向町奉行(幕府所設,執掌行政、司法、警察等的官吏,相當於市長,偌大江戶分設有南北兩奉行)報備,場所定在附近大橋上。決鬥當日,町奉行派出的差役,擔任維持交通秩序,並收繳二人之佩刀,讓二人以木刀決鬥。
  二人終於在橋中央會面並立定對峙,根岸採上段構型,岩間取下段,對峙中,先開始焦燥的根岸,猛然揮刀砍下,而岩間適時把它架住,並順勢把他推到欄杆邊,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撈起根岸的腳,一下子把他推落橋下水中,根岸既已無面在江戶立足,遂乘機逃亡至西國,易名信太朝勝而仕事黑田家。
  雪恨成功的岩門在江戶聲名大揚,這時有個根岸的門人,為欲報師仇,遂處心積慮地去親近岩間,後邀至其家,並服侍其入浴,然後乘其渾身赤裸,手無寸鐵時,施偷襲而把岩門給斬殺。
卅、富田越後守重政(富田流):見機行事,徒手奪刀。
  富田景政(勢源之弟)的養子,幼從養父習得中流的奧儀,仕官於前田利家(加賀藩一百萬石,號稱天下最大的諸侯)、利長、利常三代。戰時常任先鋒,驍勇善戰屢建奇功領俸祿達一萬三千石之鉅(但不是大名)。
  有一天,利常向他說:「聞汝擅徒手奪刀之技,今且試之」,言畢拔刀嚴峙於前,而重政即謂:「無刀取系秘傳之術,不欲為他人所窺故,請囑退隱於襖(厚紙門)後者」,利常依言反顧身後,重政乘隙立奪其刀於手,並謂:「無刀取即此也」,利常啞然失笑,並深服其機敏。
  後來,重政更獲得「名人越後」的稱號,曾於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之前展露劍技。
卅一、山崎左近將監(中诹鳎:以小刀勝長刀。
  被稱為「名人越後」富田重政的親弟弟,中诹鞯拿手,並獲其兄的指導,劍技益形精妙,尤其擅以一尺九寸的小木刀,勝對方的三尺真劍而著名。其子三人,後來也成為非常傑出的劍客。
卅二、林田左門(戶田流):斬殺殺人逃亡者六人。
  富戶勢源的外甥與弟子的兩說。仕事黑田長政家,在西國(九州)的聲名極為盛隆。
  一日,他追緝殺人逃犯六人,俱為使劍的好手,對方拔刀拒捕,左門無奈,只好拔刀應戰,轉瞬間,立斬其中四人,並將餘二人活捉生擒,據當時目擊者傳云,其劍法實令人嘆為觀止的美妙。
卅三、上泉主水憲元(神陰流):單槍匹馬深入敵陣而奮戰至死。
  上泉信綱之弟(另一說為,信綱與其女弟子亦即其主公長野業政之女-於富,所生之子),信綱物寣A入仕上杉景勝(謙信養子)家,領三千石的俸祿。
  一六00年關原大戰之前,上杉侵攻鄰國的最上義弘,以直江山城守為大將,主水憲元領三千五百騎從隨,以破竹之勢,僅費一天的時間,即將敵人的廿一座附城攻陷,最後至山形(地名)最上義弘的主城,因視其形勢十分險惡,絕非力攻所能克者,主水遂勸直江暫退,而直江卻譏其懦弱,徒具虛名,使主水屈恨交集。
  不納勸的直江率軍力攻,果如主水所料,造成死傷累累仍無法得逞,直江只好下令退卻,此時,主水單槍匹馬殺入敵陣,瘋狂如瘟神般地,從日正當中直殺至近暮,終於力竭而被殺,時年方卅四。
卅四、神後伊豆守宗治(神影流):在關白秀次的御前披露劍技。
  很早就入上泉信綱之門,與疋田文五郎並稱為上泉門下的雙璧,在將軍足利義輝和關白(官名,輔助天皇之大臣)豐臣秀次(豐臣秀吉得天下後,任關白職,成為實際的統治者,後將其位讓給其甥秀次,這秀次性極好武,但卻殘虐無道,故被稱為「殺生關白」,後來被以「企圖謀反」為由,全家包括婦孺老幼在內,被豐臣秀吉抄斬)之前披露劍技,後來並任將軍家劍術指南。
卅五、疋田文五郎(疋田流):龍虎相鬥必有一傷。
  上泉信綱之甥兼高徒。德川家康要上泉仕官,上泉婉辭並代推薦文五郎與柳生宗巖二人,家康睹二人之武技後,遂選定柳生宗巖為劍術師範(宗巖也辭而以其子宗矩代),因家康認為疋田的劍法過烈,身為將軍或大名,不必具有一般武士一對一廝殺似的劍法。
  後來疋田被關白秀次召為手下,曾有戶田流高手長谷川宗音於秀次前獻技,秀次令疋田為對手,疋田力辭並曰:「長谷川為名手,余亦不弱,龍虎相鬥必有一傷,兵法非兒戲,如此賭命,實非其所,故此為我流所嚴禁」。
  秀次一族亡後,續出遊諸國,受其授劍者,逾數千。
卅六、柳生但馬守宗矩(新陰流):師事澤庵禪師,劍禪一致之極致。
  除了宮本武藏之外,柳生但馬守大概可以稱得上是史上名氣最大的劍客了。他為二代秀忠,三代家光傳授劍法,尤其更獲得家光的信賴與寵愛,致連釵h有關政治方面的問題,家光也常求策於他。一六二九年敘任「從五位下」但馬守,七年後俸祿達一萬石,身份與大名齊(他不是大名),後又增至一萬三千石之鉅

  宗矩除了劍之修練之外,與澤庵禪師相交甚深,並從其作禪事的修行。宗矩有三子,長男十兵衛三嚴,劍技尤勝乃父,卻惜於宗矩逝世四年之後病亡,將軍家師範職由次男的飛驒守宗冬繼任。
  但馬守之兄嚴勝,歷仕筒井順慶、加藤清正等最後至尾張(今名古屋)德川義直(家康之子,「御三家」之一,尾張德川家之祖)家,成為尾張柳生流之祖,其子兵庫助利嚴也是一名傑出的劍客。
卅七、菅和泉(疋田流):徵韓之役劍斬猛虎。
  先從宮本無二齋學劍,後來疋田文五郎仕黑田家時,再入其門得奧儀。隨豐臣秀吉出兵朝鮮而屢建奇央C有一次其主公黑田長政作狩虎時,突從側旁竄出一隻巨大猛虎,立時撲殺兩名足輕(小卒),在人們驚慌散逃中,菅和泉拔出腰二尺三寸的名刀峙立於虎前,隨著一聲巨嘯,猛虎直撲菅和泉,說時遲,那時快,泉以閃電般的速度,不退反進地撲上去,在猛虎頭上猛砍一刀,使猛虎隨著一聲哀嘯倒斃於地,時年僅廿八。後來也曾參加關原之役,因戰勝而獲千石俸祿。
卅八、寺澤半平(疋田陰流):能按觀者指定的部位,予取予求地取勝。
  疋田文五郎巡遊至肥前唐津,受城主寺澤康高禮聘為劍術師範,寺澤半平即為城主之甥,得奧儀後,入仕藝州(廣島)淺野長晨家,常以糕餅素麵等為獎品,讓門人們較量武技以資精進。有一天,有位二刀流的劍客上門求,仕奉主命試技的寺澤,與其對談即已悉其造詣之高低,囑免試令返,而劍客不服謂:「不試焉知其強弱」,並硬求一試,寺澤無奈即與其對立,然返顧圍觀之徒眾曰:「汝等可指定打擊部位,余必如汝願」,結果,果如徒眾所定,劍客楫A逃退,寺澤遂謂門人:「劍術者,經十分磨練達熟,心身相融,入忘彼我之境,即能不持刀也知彼之強弱」。換以現代的說法即心、技、體能夠一致,始能自由地去發揮,方可不為對方千變萬化的形影所動,而正確地去應對他。
卅九、青木鐵人齋(青木流):把無二流再添加上工夫。
  原名青木城右衛門義俊,宮本無二齋之高徒,後人把他說成宮本武藏的弟子,此乃因武藏有一弟子叫青木與右衛門休心(其後第八代青木規矩男(鐵心)先生,即為我們黃老師的恩師),因兩人姓氏相同而造成混淆之誤。這鐵人齋,後來仕事讚州高松的松平家,指導二刀一流之劍術。
四十、吉岡又市郎直重(吉岡流):武藏真的擊敗過吉岡一門嗎?
  吉岡直賢有子二人,兄源左衛門直綱,弟又市郎直重。在吉川英治所寫的小說「宮本武藏」(後也據此拍成電影)裡,又市郎則被寫成在卅三間堂被武藏所斬殺的傳七郎,此概非事實。而武藏與直綱的比鬥,事實上雙方的額上,同時為對方所傷,故應為不分勝敗方稱正確(在小說裡,直綱被武藏傷成跛腳)。吉岡一門,到這一代被斷絕的原因,實由於吉岡兄弟有一表弟叫清次郎重賀,與官吏發生糾紛而動刀殺了人,吉岡一門遂此被禁絕,兄弟二人後來從明人李三官習得染布的工夫,開染店,成為有名的「憲法染」而代代相傳,及老年,兄弟二人入丹鑑寺修禪。
四一、林崎甚助(神夢想、林崎流):拔刀術的開山祖師。
  楯岡城主家臣淺野數馬之子(另一說為鎌倉幕府執權北谔時之次子),幼名民治。六歲時其父為同藩食客迳现魃磐狄u所殺,民治立誓必報父仇,然而主膳為當時有名的一流劍客,欲報父仇實非易事。
  民治到十二歲時,到林崎神社祈願,每夜雪雨無阻地持木刀到森林裡以大樹為對手,一心不亂地作劍擊的修練,如此達千日,當夜於疲夢中,見一白髮老翁,對其曰:「汝有創派立流之運命,但需悟得以長柄之刀較能有利之理,且以此刀試試」言畢遞予一刀,這時嚇然驚醒的民治,立依夢中所見,削造一把柄長二尺,刀長則長達三尺的木刀,再下奶珥W練,終於創出拔刀術的流派來,元服並易名林崎甚助重信,開始踏上找殺父仇人之旅,有一天終於在攝津遇上了仇家主膳,遂向其挑戰,主膳瞧其尚如此年幼,遂不禁冷笑曰:「既向我挑戰則不能饒汝不死,但念汝年幼可憐,為免汝痛苦,倒可以給汝一刀了帳」言畢仍不斷嘿嘿冷笑,然而彼此隔著三尺距離對峙的甚助,拔刀出擊,一刀即把主膳當頭劈為兩半,而主膳的手,僅伸及刀柄而已,自此林崎甚助的聲名大噪。
  林崎神社後來改名為林崎居合神社,但到了明治以後,神社漸趨荒廢,使慕名往訪的遊客或武術家們,睹景慨嘆。昭和卅二年(一九五七),有河野百練氏者,聯合全國居合流劍士三十人,發起再建運動,把它重建完成。
四二、小栗仁右衛門正信(小栗流):由扭打的原理創出拳法。
  德川家康的侍童,小栗又市信安之子。自少即從柳生石舟齋宗巖習劍,得其真傳,曾參加關原(一六00)、大阪冬(一六一四)、夏(一六一五)等的戰役,而由實戰的經驗,體會出在混亂的戰場上,糊亂扭成一團的打法佔有很大的比重,因此與同門的駿河鷲之助,共同創出一套拳法,立名為小栗流和術,將軍家並准釣銧隊峎y傳。一六二三年任土佐藩主的劍術師範,入其門者,包括諸大名、旗本(將軍直屬的武士,俸祿一萬石以下五千石以上,任各層官職,有資格直接晉見將軍,有八萬位故號稱八萬騎)、陪臣等等,數近四千。
四三、竹內中務函久盛(竹內流):父子三人俱為扭打的名手。
  臣屬於毛利家一之瀨城城主,竹內流柔術的創始者,其次男久勝也為柔術的名人,以武者之修行至京,關白秀次召其獻技,頗予讚賞,秀之物寣A繼任之近衛關白,更譽其為「天下第一」。晚年返歸故里開館授徒,其子久吉也為劍柔二術的達者。
四四、片山伯耆守久安(拔刀術、心貫流):在馬上展示的拔刀神技。
  林崎甚助之高徒,並從伯父松庵學得居合十八刀與僅能單傳的秘刀刀法,竹內中務丞久盛即為其兄長。關白秀次聞其劍名,聘任為師範,然而天皇更急欲一睹其刀法,遂召入殿表演後,べn伯耆守之官位。
  久安摜使三尺三寸的長刀,其兄久盛認為拔刀應以較短者為宜,久安遂表演其神技以證,他跨騎於飛馳的馬上,拔刀揮舞二、三十回後,乾淨俐落地納刀入鞘,其兄仿其動作,然其長雖僅二尺三寸之刀,竟難把刀入鞘內,遂也效其弟改習長刀。
四五、穴澤主殿助盛秀(穴澤流):薙刀術,於實戰中最能發揮威力者。
  自源平,南北朝,室町到戰國期為止,薙刀在戰場上,發揮了它最大的威力,戰國末期以後,隨著戰術的改變,劍術遂取代了它的地位,進入桃山時代,社會的風潮也趨向絢爛華麗的時代,而這具有優雅絢麗姿態的薙刀之術,遂為女流劍術家們所喜愛,並從此成為女性專習的武道。流傳至今的流派,有穴澤流等的十七流,而這穴澤流的創始者-主殿助盛秀,為戰國時代以薙刀之術獲得盛名的武將,曾任豐臣秀賴(秀吉獨子)之師,於大阪冬之陣大發神威。
四六:宮本武藏(二天一流):為何從不曾與一流的劍客比鬥過。
  直至現今近四百年來,聲名之隆再無人能出其右者,造因概為吉川英治的小說,把他誇張美化成為一個完美的英雄形像所致。從「武藝小傳」與武藏所著「五輪之書」記載,其從十三歲初與人鬥始,凡六十餘度,從未失利,然而與其對手者,概非一流之人物,以當時名人雲集的江戶,如柳生一門有但馬守宗矩,十兵衛三巖,莊田喜左衛門等,此外還有如小野次郎忠明、紙谷傳心、針谷夕雲、小田切一雲、小笠原源心齋等等,而武藏既至江戶,除了於寬永御前比賽時,與荒木又右衛門打成平手之外,卻未聞與上述人物比武之說,這豈不是頗有悖自稱天下無雙之號了嗎?後來至九州小倉,與佐佐木小次郎決鬥於船島(巖流島)獲勝後,出仕細川家,年過三十後,投身於著作與繪畫,從其雄渾與超俗的筆法中,不難瞧出其非凡的才華,但未知何故而終身未娶妻室,卻收育養子三人,長男伊織,次男造酒之助,三男九郎三郎。伊織頗有劍才,後仕豐前小倉小笠原家,官至家老(總管)。
  武藏後隨主君移封至熊本,於此渡其一生,一六四五年炕A享年六十二。其流名稱二天一流(一般常稱二刀流),但武藏與人比鬥,卻是常使一刀。
四七、高田又兵衛吉次(寶藏院流、高田流):與武藏的比鬥到底誰才能真正獲勝?
  五、六歲即開始練武,稍長入寶藏院胤榮之門,及學成,曾代師與他流比武達五十一次而從未落敗,十八歲胤榮物寣A出遊諸國的修行中,歷經四十一次的比武也獲全勝,後隨其父仕豐臣秀賴而入大阪城,冬之陣起,又兵衛單身殺入敵陣,棋衝直撞如入無人之境,翌年夏之陣,豐臣家敗滅父陣亡,又兵衛依父遺言,突圍脫逃,後至江戶開道場,盛極一時,然幕府追緝豐臣殘黨甚緊,遂離開江戶至小倉,仕小笠原家,島原之亂,又兵衛身先士卒,取敵首級達一百零八之數,三代將軍家光,聞其武名而召至江戶,及睹其神技,讚歎之餘賜「槍又兵衛」之稱號。返藩後,有日藩主命與作客的武藏比賽。二人在對峙中,互相找不出任何可乘之隙,如此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二人僅互擊三次,始終分不出誰優誰劣,此時又兵衛拋槍於地服輸,藩主大訝問其何意,又兵衛答謂:「槍比劍長,已佔利七分,如此尚且不勝則敗也」,這或閉O屬實,然也不無對客禮讓之意,如果這是一番生死之鬥的話,那麼鹿死誰手就未可預料了。
四八、小野次郎右衛門忠明(小野派一刀流):如與柳生宗矩對立,到底勝利誰屬。
  召喚伊藤一刀齋入城,睹其神妙劍技而感嘆的德川家康,求一刀齋任將軍家師範役,而生性淡泊的一刀齋以年紀已大為由辭退,並推舉其門人神子上典膳以替代,如此引起善鬼的激怒與怨恨,認為身為大弟子,且劍技也不劣於典膳,卻為何不獲推舉,而向一刀齋提出抗議,一刀齋遂說:「如不服可與典膳比武,如獲勝可授皆傳,並推舉仕官」,善鬼大喜,豈知這就是一刀齋所設下的詭謀,一刀齋認為已經成為邪劍的善鬼,絕不能讓其承接衣恚故藉此機會與弟子典膳,合二人之力將其斬除,以絕禍根,所以把比鬥的地點選在四際無人的地方,待善鬼驚覺,師父並非身任裁判,而是當典膳的助刀時,為時已晚了。儘管悲憤填膺,掙扎奮戰,結果終還是逃不掉含恨而終的命運。
  這神子上典膳後來改姓易名為小野次郎右衛門忠明,一說小野原為其母姓,而另一說則謂,為使善鬼死後瞑目,遂承其小野之姓云云。
  小野忠明從此與柳生宗矩,同為將軍家劍術師範,其聲名雖不如柳生之響,亮但據傳一般對小野似有較高評價之說,而小野派一刀流,也一直流傳至今三百六十多年來,名人輩出,為主要劍流之一。
四九、針谷夕雲正成(無往心劍流):以竹刀將對方擊斃的入神之技。
  小笠原源信齋之弟子,先習新陰流,後自創無往心劍流。身高六尺,天生神力,常使二尺五寸的重刃引(不鋒利的刀),門人訝問其由,答謂:「如與眾多的敵人戰鬥,如有刀鋒,則會因刀鋒的鈍缺而被笞瑁故以刃引,從頭加以打殺為宜,但硬睿ǘ痰叮┦菫榍懈怪用,當然留得有刀刃在」。某日有一浪人聞其豪語,遂向夕雲曰:「聞先生之刀能力破鐵盔,今余且戴鐵盔,請賜一試」,夕雲力辭,但浪人執意欲試,夕雲無奈遂持袋竹刀與之對峙,及近身,當頭一劈,浪人口噴鮮血而亡。
  夕雲一生真劍比賽五十二次全勝,門人逾數千,得其新陰流真傳者八十三人,無往心劍奧儀者僅四人,首待為小田切一雲。
五十、B口十郎兵衛定勝(馬庭念流十一世):以白扇制抑薙刀。
|
  在史上有名的寬永御前比賽,定勝以飛燕般輕捷的身法,擊敗當時一流名手的中谖灞衛而聲名大揚,某諸候欲以高祿召聘其任官,但他卻無志於仕官而辭退,並返故里開門授徒。有荒木流高手本間仙五郎者,聞其名而上門挑戰,定勝先命徒弟二人與鬥俱敗,後親自上場即輕易地將其擊敗,仙五郎不服,遂以其拿手的薙刀,尚且是以真劍的薙刀挑戰,定勝以手持摺扇與對,並立把其壓抑制服,仙五郎終於伏服於其神技之前。
五一、田宮重政、田宮長政(田宮流):拔刀的名手,田宮流的創始者。
  重政從東下野守元治,習林崎夢想流得奧儀,然尚不以此為足,常佩帶長柄之刀,巡遊諸國作武者之修行,下工夫再加創意,終於又又創出田宮流拔刀之術,所謂之「居合」,即刀於鞘內,計量彼此間之距離,配合呼吸,在瞬間拔出斬敵以致勝者。重政後來出仕池田信輝家,其子長勝,劍名也甚高,入其門者眾多,大阪冬之陣後,德川家康從池田家把他要過來,成為「御三家」(家康之子除當二代將軍的秀忠之外,另三人分領尾張、紀州、水戶等稱為御三家)之一,紀州德川賴宜之家臣,其子長家也是位達人,一五九九年,被三代將軍家光召喚入城,表演拔刀之術,以後,代代俱任紀州家之劍術師範。
五二、荒木又右衛門保知(荒木流):伊賀上野的復仇,連斬三十六人是真的嗎?
  荒木又右衛門的大名,是因伊賀上野的復仇,連斬卅六人的故事,而在日本劍法史上,成為數一數二的知名人物,然而實際上這有可能嗎?如對方祇是些平庸的人物那倒沒話說,但對方既也是有名劍客的話,怎可能有連斬卅六人的可能呢?這大概是後來說書的人把它誇大的數目。
  又右衛門為柳生宗矩之高徒,任大和郡山城主松平家的劍術師範,復仇成功( 故事複雜冗長從略)的四年後,轉任鳥取藩主池田家的劍術師範,一六四三年狙犰~僅四十五。

剑元上至 北京最大的剑道俱乐部 www.jiandao.com.cn

 
 
 
 
 上一篇:劍道名人傳[三]
 下一篇:剑道的历史起源
 
     
   

TOP